00:00

演戏.jpeg

    人,到底是什么,人类文明又是什么?当你充斥在一个身边都是烦恼的环境中,是否曾经进行闲暇的思考,为什么我们怎么活都觉得累,并且随着时间的累积而越发觉得明显。

    有些时候,我个人觉得是不是工作环境的变化,工作方式的调整,从而导致我们的不适应,引发歇斯底里的怒吼与不满。通过偶然的启发,我的这种观念,有所改变,或者有无从改变,其实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我们的自导自演,又或者是如他人戏太深,准确点讲就是我们都是演员,一个不太懂戏,而又装着沉稳的演员,表面看上去如若自然,实际慌得不知所措,所以我们忧伤,而又浮躁。

    当一个人入戏太深,就会忘记自我,伍佰曾经的一首《突然的自我》成为大众较为喜欢的一首佳作,为什么会被喜欢,也许创作者都不一定很明白,正如演唱者一样,各有各的苦,各有各的忧,人类之所以能够生存至今,攀爬至生物链的顶端,也许是有了智慧,但是在强大的自然界面前,其实智慧并不能战胜一切,比人类生存之久的生物比比皆是,然而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伪装,伪装又是演员最基本的要求,自然而然,呼应了前后。

    一次偶然的小事件,让我更加坚信这一点,有一个集体活动,大家需要列队前行,走在最前边的两个人,分别是小义和小迪,当然这两个名字均是化名,突然一个指令让队伍集体向右转,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,小迪温顺的向右转了,小义却向左径直走去,因为身份的特殊,后边传来了质疑声,小迪一直是性格比较温顺,认为自己走错了,转而向左走,而小义却振振有词继续左走,并且不忘振振有词的斥责他人,所有后边的人,也都左转了,没人去怀疑左与右,也许这件事只有小迪心里有些惆怅,而对于其他人来说,更多的都是无所谓,对于演员来说这可能只是黑与白,但对于跑龙套的来说,严格意义上也是演员,但是充其量就只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而已,仅仅如此,站在道德的角度去评论,只会让真理离我们而去。

    几百年前,当日心说刚刚提出来的时候,几千年来,没人敢质疑地心说,其实不是不能,而是不敢,就连最早发现的哥白尼也是在临终前发布,而后的践行者,大家其实都知道,非死即囚,无一得到善终,所以革命都是要流血牺牲的,正因如此,人才更加的善于伪装,伪装的有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是真的,当突然有一天回归自然时,自然而然的是各种不适应,所以做人很累,做演员更累,做好一个好演员是非常累,既要骗别人,还要骗自己。

    写到最后,我只想说,你好,演员,你好,演员们!